955

人是可以靠二氧化碳为生的

请抬头

咔嚓咔嚓:

千凯校园,9000+,写得很开心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王俊凯进人高三那年的夏天好像特别长,走不到尽头。九月末,秋老虎吼得厉害,午休时,他弓着身子在数学老师办公桌旁改错题,怎么算还是原来的错误答案,他着急起来。算到第三遍的时候,他隐隐觉得有汗要从头发丛里滴下来,也不知是热出来的还是急出来的。


 


“让一下,同学。”他慌忙站直,让别人过去,打印机发出细碎的声音,不禁让他望了一眼。打印机前站着个高瘦的少年,戴一副细边金框眼镜,头发白了一半,看上去像是灰色。他穿着附中的短袖校服,隐约可见背后两肩下支棱的胛骨。


 


打印机一张张地出A3纸,王俊凯一眼瞄到无数表格与数字,他捏着卷子大胆走到那个男孩子旁边,小声问他,“同学,你这是开学周考成绩的大榜吗?”那个男孩子点点头,王俊凯又轻轻问他,“我可以看一眼吗?”


 


按理说,大榜还没公布,也没核对,不好给学生看,不过他倒是很无所谓,直接甩给王俊凯。他看着王俊凯直接从最末页开始翻,翻到倒数第二页,叹了一口气,把大榜还给他,“谢谢你,同学。”说完皱着眉,又弯腰伏在台子上订错,他暗地里瞟了一下,密密麻麻全是红色的订正。


 


陆续有老师吃完饭回办公室里,数学老师一进来,就喊,“王俊凯,怎么样,做出来没有。”他听见,翻了翻手上的倒数第二页,果然有这个名字,还是倒数几个里的。又听见小小委屈一声,“没有呀。”他拿着大榜出去,实在没忍住,噗呲笑了。


 


晚上放学后,王俊凯如期而至地来办公室订错,中午那个少年也在,趁数学老师出去上厕所。他溜到王俊凯身边,“诶,你还在做这道题?”王俊凯讶异看他,又暗暗遮住了一点满是大叉的卷子。就见那个男孩子在草稿纸上快速写了点什么,“计算机拿来。”,王俊凯就把计算机递过去,才没一会,他把草稿纸推回去,上面完整写了这题的解题过程。


 


王俊凯结结巴巴说了句谢谢,对这件事很摸不着头脑,先看了他写得过程,茅塞顿开。翻过他的答案,自己写了一遍,结果还不一样。他又着急,一步步地查,他旁边男生开口,“你方程解错了,这方程你按计算机也成。”王俊凯点点头,又翻一面草稿纸,再做了一遍。


 


理科班的化学老师进来,那个男生一下拐到另一边去,化学老师走到他那边,不知道和他讲些什么,王俊凯听到他呵呵笑着说,“您放心。”说完就出去了,王俊凯等交了错题才出门,走到楼梯口,发现那个男生笑眯眯地站在那儿。


 


王俊凯不知道他在干吗,但还是走过去,为他给自己写题的事道谢,“谢谢你,否则我不知道要写到什么时候了。”他爽朗一笑,说,“没什么,我看你站着太累了,同学间相互帮助嘛。”他边说边往下走,王俊凯才反应过来,他在等自己。


 


“那个,你叫王俊凯?三班那个王俊凯?”王俊凯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这些事,只嗯了一声。“我叫易烊千玺,你知道吧?”王俊凯猛停在一阶楼梯上,千玺没注意一个人下了几阶才回过来,“怎么了,没听过也不要紧。”


 


怎么可能没听过,大榜的头一名,老师永远的口头表扬对象,他们文理是两层楼,平时见不到,千玺也从没在大场合发言过,所以一直是只闻其人,不见其面。王俊凯本来读书就差,特别羡慕学习好的人,见到千玺激动地不行,“当然,当然听过的,你是理科,还,还年级第一。”


 


“得,认识就行。”千玺笑笑,又问,“你平常作业做到几点啊?”王俊凯略羞惭,“一,一两点。”有时候更晚,他根本做不完,睡一会爬起来再做。“会做吗?”王俊凯更加泄气地摇头。千玺见机说,“你想不想早点睡。我可以给你答案,不贵,一次五块。”王俊凯愣住,他没想到千玺向他兜售答案的事。千玺看他不回答,像是懵住,又推销一遍,“我说得答案不是什么练习册啊,发的复习卷啊,是你们老师自己出的那些word里的,你们不是每天都要做嘛。这哪找答案去,是吧。”


 


王俊凯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,想了半天说,“不了,我本来就成绩差,要是再抄作业,不知道跌到哪里去了。”千玺头一回遇上不抄作业的差生,心里大为感叹,嘴上还是忙业务,“不是,你自己做也不会,抄着看看答案,不好吗?”“不了。”王俊凯背着书包,往下走,千玺深深呼一口气,秃噜一把他那灰头发,紧跟上去。


 


“行吧,你诚心学习,要不要我教你,就是价钱贵点。”王俊凯眨眼看他,眼角翘起来,“你愿意教我,怎么教?”“你们那些作业有人等着抄,反正我要做,你就跟着我做,咱们视频联系。”说完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旧手机,问王俊凯要微信号,“你钱也在这里给我就好。”加上微信,王俊凯问他,“那多少钱呢,我很笨的,可能浪费你不少时间。”


 


千玺笑着说,“你说个价吧。”王俊凯参考他去补课的价钱,又怕千玺不满意,紧张着问,“一次100行吗。”“一百!”千玺心头一动,死盯着眼前这个瘦瘦白白的男孩子,他眼睛微垂,眼睫闪动,手绞着衣角,很怕的样子。千玺心一横,说,“一百一次,太多了,两星期收你一百,好吧。”说完又不舍那哗啦啦的钞票声,“要是超了时间,再补吧。”


 


“嗯!”王俊凯抬头开心答应,不自觉细细笑出声。他们一起走到车棚,千玺骑出一辆老旧的电瓶车,过缓冲带的时候,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车子叮铃哐啷响,“你住哪里?要不要送你。”王俊凯摆手,“我家太远了,在盘山路那里。”“盘山路!”空旷校园里,他这一声显得特别响,千玺吞了口口水,“那么远,你平常都怎么来,怎么回?”“我来是家里送的,回去,回去打车。”


 


千玺一脸僵笑,心里盘算从盘山路到附中的打车钱,在看着王俊凯打车,和他挥手告别时,他又好像听见一张张钞票从他口袋里飞舞出去的翩翩声。


 


于是他抬头看,黑紫色的天,没有星星。


 


王俊凯回家吃完饭,刚打开班级公邮里的word,微信就登登响起来。千玺问他有没有开始做,他认真回复才打开,第一题还没看完,那头发来视频,王俊凯找了一个好角度,那边千玺就露了半张脸,大部分屏幕都是他的草稿和纸。王俊凯顿时觉得自己找角度这事特别傻,他耷拉着嘴,千玺看见,“怎么了,第一题就不会啦。”“没有,不是。”王俊凯幡然醒悟,“你看的见我!”“这是哪来的傻话。”


 


一共十题,千玺一般做一个小时,今天带着王俊凯,愣是拖长两倍。王俊凯就害怕千玺嫌他累赘,他是自小就不聪明,接受力不强,看公式要比别人多看两三遍才懂,不知受到多少老师明里暗里的恨铁不成钢,有一段时间里,他只要一听见老师的叹气声,心里就一紧。今天也逃不过,空调开着,手心里还薄薄一层汗,他一直低着头写,一道题基本算三遍以上。千玺倒是没有别的话,他耐心地出奇,等着王俊凯问他做不出的地方。


 


“我今天看你草稿纸上,把这个单元公式都打下来了。”王俊凯看向屏幕,千玺不停转笔,“公式不要只是死记,要会用,要不打在纸上,在脑子里会用。”王俊凯坐正,两只手端放在前面。千玺在那端笑了,他立马坐立不安,“谢谢,谢谢,我自己一个人写肯定写不完。”


 


千玺笑得更大声,“不用谢,不用谢。”关了视频,他QQ响起来,玉面小飞龙向您发来一条消息,“老易,干啥呢,磨磨唧唧,作业好了吗?”千玺回复,“你个白吃的,我想什么时候给你就什么时候给你。”


 


小飞龙发了一串省略号,千玺按兵不动,直到那里发了一堆哭泣的表情,千玺才给他发了照片。传过去没多久,千玺就接到小飞龙的电话,“你这手机啥时候换,第二张图第三道最后是几,二吗。”千玺调出那张答案,“陈玉飞,那是个伽马,你读书吗,你知道伽马吗?”“你这是瞧不起我陈玉飞,伽马我还能不知道吗!”


 


千玺走到窗口,斜对面五楼卧室的灯亮得刺眼,“那你妈知道你偷跑回卧室上网的事吗。”那个房间的窗被猛地推开,千玺提前把手机放得离耳朵远了点,听筒里传出一声大吼,“老易,你大爷的!”


 


逗完陈玉飞,千玺问他,“你们班那个王俊凯得多有钱,你怎么那个时候不和我好好说说。”“奇怪了,我们小王再有钱和你有什么关系,他上进的很,你做不了他生意的。”千玺转身背对着那扇窗口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笑笑,反问他,“是吗?”


 


他挂了电话,看一眼时间,十点半,摊开一本化学竞赛模拟开始做,对千玺而言,他的作业才刚刚开始。


 


写到大概近凌晨,他妈回来了,“你今天不值班吗?我还以为是爸回来了。”他妈妈洗了一把脸,“你爸这次拉货去得远了,十天左右才能回来。饿吗,妈妈去给你热点什么吃。”“不用,我吃过了,再一刻钟就睡了,我去给您热点东西才是真的。”他站起身来,又被他妈妈给压回去,“我自己去就好了,你竞赛不要耽误了。”


 


下个学期期中,一场多校联考后,各大学的保送就开始了,千玺这次这场竞赛要是有了名次,给他保送再累上一瓦。他妈妈把昨天的剩饭泡在热水里煮开,把冰箱里之前烧的已看不出内容的剩菜埋在泡饭里,白瓷的碗里,酱油色散开。千玺看不下去,硬是煎了个蛋出来,他妈妈推却,千玺给她放在泡饭上,“吃吧,妈你明天不是还有中班要上。”


 


“千玺,等明年你考完,我和你爸爸,咱们一家一起出去吃顿好的。”“嗯。”千玺拿回笔,几不可闻地答应下。他们家所谓的吃顿好的,不过是去对面小饭店点几个炒菜,一顿或许抵不上王俊凯几天的车钱,但这就是他全部的希望了,一家人,一起,好好吃一顿热气袅袅的饭。


 


王俊凯每天都准时去数学老师那报道,他还有个难兄难弟叫陈玉飞,唯他们俩不去食堂吃饭,天天在小卖部买面包,怕食堂人太挤,吃完了赶不及数学老师那排队的长龙。今天赶巧,两个人靠在柱子上正吃面包,远远千玺走过来,王俊凯立马就不吃了,陈玉飞看他像,接受首长检阅的小兵。


 


“怎么了,是不是他勒索你了。”王俊凯傻傻看他,摇摇头。“你当心点,这个人掉钱眼里去了,他要是勒索你,你就告诉老师。”陈玉飞一见千玺走到他们面前了,立马赔上笑脸,“怎么了,老易,您也会大驾光临来小卖部了。”千玺看看他,又看看王俊凯,“我这不是化学竞赛,也得去办公室问题嘛。”


 


他买了一个同款面包,“怎么,又去你们数学老师那改错?”他面朝陈玉飞,问得却是王俊凯,“昨天的作业有错?”“不是,是昨天的小测。”王俊凯小声汇报,千玺转过头,伸手问他要试卷,王俊凯挣扎半天,最后还是上交了他那只有半个对勾的卷子。


 


千玺挑眉,拿了笔圈上几道题,“你先改这几道,就在这改,改完我看。”王俊凯咽下最后一口面包,趴在柱子上写题,做着觉得熟悉,像是昨晚写过的作业,只是差了数字。做完忐忑拿给千玺看,千玺算了一遍,还给他,“很好嘛,就是算地错了,看来昨天学挺好。”王俊凯还第一次被人表扬学习好,这么多年,有人夸他懂事,有人夸他努力,从没人说过他学习好。


 


陈玉飞看着也掏出试卷,双手捧到千玺面前,“易老师,您也帮我看看呗。”千玺笑着挡回去,“你白要我答案也就算了,还要我帮你改题,我的客户该不满意了。”“不改算了。老子自己改,我不信还改不出来了。小王,走了,再不走人山人海了。”


 


王俊凯一听,看向千玺,“快走,12点半人最多,你们化学老师桌子就在对面,你一会就挤不进了。”千玺笃悠悠地,被王俊凯半拉半拽地小跑起来。幸好赶上,人还不多,大家要么趴在墙上写,要么俯在杂物上,也就千玺大喇喇坐在他们化学老师位子上写,他们化学张老师吃饭奇慢,不到12点三刻回不来。


 


他写完一道环顾一周,整个办公室都被三班的学生占领了,他又找王俊凯,他就趴在角落里,大家都你抄我,我抄他的,就他咬着红笔盖头,皱着眉,一个人苦算。千玺走过去,盯他半晌,他都没发现,“你辅助线画错了,才不会算。”王俊凯吓了一跳,猛一抬头,撞千玺下巴亥上,千玺被他一撞,咬到舌头,他们一个捂嘴,一个捂头。王俊凯一看是他,急忙想补救,千玺匆匆摆手,大着舌头说,“没事,没事,辅助线,辅助线。”


 


“哦哦哦。”王俊凯又低下头,千玺手指着给他看辅助线,他食指修长,只恨头一个骨节处握笔磨出一个大茧,添对辅助线,比之前好做许多,王俊凯刚想谢他,又记起化学竞赛的事情,“你去做题,别管我了。”“我大客户在这呢,我可不能丢了这单。”王俊凯没听出他言语里说笑,苦劝他回去写题。“诶呀,我是来问题,不是来做题的,我们张老师还没回来呢。”


 


王俊凯看那位子还空着,点点头,复又问他,“那我是不是刚才不该拉你来,你不急的。”“没事,早来我就坐着看看题呗。你有不清楚的,记得问我。”他早看出来,王俊凯这个人不知是腼腆还是自尊太高,一遇到解不出的题,只会自己死做,不喜问人。


 


本着一流的服务态度,千玺采用,山不来就我,我便去就山。


 


教了王俊凯几个礼拜,他总算有所小成,反正是把陈玉飞甩下了。可怜玉面小飞龙,一边要着答案,一边诉他失去王俊凯这个搭子的大苦,千玺不乐意听他这些烦人话。午休时,叫他喊王俊凯过来,他也要说一段废话才肯动身,千玺这两天准备帮王俊凯突击这次月考,总要他的名次在大榜上往前翻个两页。


 


王俊凯抱着笔记本和打印的作业跑过来,千玺带他上顶楼的空教室。教室不常用,一股子味,千玺开了两扇窗,把两张桌子朝着窗户摆好,“我问我们老师借的教室,我写化学,你写数学,到一点钟,我给你看作业。”王俊凯把东西摊开,他现在小测上总算是有两个勾了,就在一边订正那些错的。


 


到一点的时候,千玺检查,耐心给他讲王俊凯连第一步都算不出的题,“题大多都有套路,我总觉得吧,你是基础不好,你练习册上的题会吗?”“有些会,有些不会。”“那就先做练习册,你把基础打稳,像这种第一问,第二问,不是问题。”王俊凯用力点头,又要埋头做练习册。千玺拿笔托着他额头,慢慢把他的头掰回来,“不急在一时,你认真写了一个半小时,该歇歇了。”


 


王俊凯疑惑,大家都说争分夺秒,怎么还能悠哉休息,“可是说了不能懈怠,时间紧张啊。”“那是废话,说给陈玉飞那种人听得,但是你说他这种人听得进吗,所以是废话。”千玺的笔还点在王俊凯脑门上,轻点他眉头,“你做题会不自觉紧张,皱眉,昨天一道题你做了三遍,皱眉皱了十分钟,这么紧张,反而想不出来。”


 


王俊凯大惊,“你看我!”“你自己把摄像头冲着自己,还怪我看嘛,再说我不看我哪知道你会不会,你又不爱问我。”王俊凯咬着嘴巴,没了气,“我怕麻烦你。”“你给我钱,只有我服务你的,你怕麻烦我什么。”千玺反笑,问他,“是不是这个理?”


 


王俊凯没回答,千玺也不强求,“一道题有什么的,数学又有什么的,你看地太重,静不下心。你想想,你才17岁,人生的一小部分罢了。看远点,这根本什么也不是。”“我做不到,”王俊凯看着地上,水泥的地上蒙着一层灰,“至少十年来,我只想学习变好,我不可能放下来。”


 


千玺看他,他捏着拳头,像要去拼命。“那是因为问题就在眼前,挡住了你的目光。大小是要比出来的,事物都是相对的,你要去看看大的宏伟的东西。”


 


即使是很小的东西,如果放得近了,也觉得庞大无比,一叶障目。


 


“看什么呢?”“人生啊,海啊,天啊。”他看王俊凯,微笑了一下,“但是遥想人生太慢,看海太难,就抬头看看天,看看天,你发现自己也就这么点,遇到的问题就更小了。”忽然风来,从窗里穿进来,热烘烘地抚过少年的身体,王俊凯看着窗外,明白了千玺把桌子正对窗户摆的用意。


 


天空是蔚蓝无垠的,太阳高悬,云也没有几片,今天大晴。


 


在千玺化学竞赛前,这个空教室就成了两个人午休的基地,按千玺的话说,他们的关系好像突破了单纯的买卖交易,彼此都有所了解,就像王俊凯知道千玺家境不佳,千玺知道他父母常在外地。


 


接连两次月考,王俊凯总算挤到了倒数第四页,但始终不上不下,他心急时,就抬头看天,他悟不出什么大道理,只是放空自己,让自己平静。十二月底,他询问千玺,“你寒假做什么呢?没事,你愿不愿意来我家替我补课?”即使认识久了,他仍旧问得小心翼翼。


 


“你家还没人?”千玺正忙着打印模拟题,“那你家冬天开空调吗?”王俊凯说开得,他又装出一副无可奈何,“盘山路也太远了。”王俊凯连忙接上,“你打车来,我给你出车钱。”“不用,就是我那电瓶车可不可以在你家充电。”说完他又跟上一句,“诶,我不是蹭电啊,我是怕开回去没电,就讨厌了。”


 


“当然可以,你想放在车库里充还是拿进去充。”千玺看他,他脸上因为内热发出来两团红,越看越像百元大钞的颜色,千玺爽快地答应下。他这个寒假中旬就要去竞赛,正愁找不到地方复习,家里实在太冷,他写字都飘。


 


他第一次来王俊凯家,先前只觉得他一般有钱,进了门才发现以前说得这个一般是太一般了,复式洋楼,到处是橘色的灯,像屋里有个太阳似的,装潢得暖洋洋的,只是太空旷,就王俊凯和一个阿姨在,倒反而衬地冷清。


 


他之前听了千玺说得话,王俊凯特意把客厅茶几转了个个,让它朝着两扇大大的窗。他们就坐在地上读书,千玺偶有问起王俊凯爸妈的事,“他们去香港了,帮人设计一套几百尺的别墅,从设计到装潢都是他们弄,说是春节也不回来了。要在那里盯着。”


 


他本早已习以为常,不知道是不是说给千玺听得缘故,突然觉得落寞。他抬头,今天天阴着,天空是白茫茫的,微微泛青。千玺也看着窗外,“香港啊,人来人往,是个好地方。等我有钱,我想去看看。”王俊凯抱膝,动动脚趾,小声嘟囔,“可我觉得家里最好。”千玺笑了,“我也觉得家里最好。”


 


“我爸爸是开卡车送货的,有时候去外省,一去去十天,回家倒头就睡,家里贷款太重,他拼命干活,没两天就又要去。他们这种活,半夜都在高速上开,我妈特别担心,也不敢给他去电话,怕影响他。”有一次,他们半夜接到电话,那边乱哄哄的,听时以为千玺爸爸出了事故,他妈妈一夜没睡,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暗暗啜泣,他还小,听着妈妈哭难过,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坐在小床上,看着夜空里高高一轮月亮,云把它遮住,又散开。他呆望着,等下次云散,等着等着睡着,只等到天亮。


 


幸好人没事,只是事故是他爸爸的责任,他们要赔钱,又是一笔巨款。那几天里,夫妻俩都心事重重,他爸爸怨怪自己,每天都愁苦十分,但又不想让千玺知道,天天在他面前强颜欢笑。这笔钱实在太多,他们去找事主恳求能减少一点,千玺也跟着去,看他爸爸毫无颜面地去求去拜。


 


他们都以为他太小不懂,实际他心里清楚得很。他过早懂得生活不易,下定决心要改变生活,他只有读书,抓紧这个机会,才有可能。他那年少就白了的半头头发,也不知道是因为学习太重还是生活艰辛。


 


“王俊凯,你那么努力读书,为了什么。”他们相视,王俊凯认真地说,“为了自己。”一个标准答案,从无数老师口中说了千万遍的答案,读书是为自己读的,但对王俊凯来说又有不同意义,“你呢?”千玺回答他,“为了支撑一个家庭。”


 


天气不好,可听见屋外寒风瑟瑟,王俊凯看着千玺,感受他话里伤心,他两手紧紧抓住千玺的腕子,告诉他,“不论为了什么,努力永远都不会错。”没有白费功夫这一说,所有努力的价值都会存在于无数生活中隐去的细节。


 


高中真是个复杂的地方,一场高考把这么多不同阶级的人拉在一起,大家看的听的想的都是如此不同。附中更是其中佼佼者,里面既有千玺这样寒门奇才,也有王俊凯这样花大价择校进来的富家子弟。如若不是这场考试,也许他们不会相识,他们的生活千差万别,却是这样相同的坚韧认真。生活,天赋让他们折腰一百八十度,他们还是努力站起来了。


 


千玺听出他的宽慰,揉揉王俊凯的头,他受宠若惊,慢慢脸红起来。


 


千玺不想王俊凯只是一味死读,他们时间基本分成上午加下午,中间的午休时间,千玺教王俊凯骑自行车。他没想到王俊凯连自行车都不会骑,后来细想,他确实也不需要会,他爸爸也不像有空教他的那一种。那天王俊凯看他开电瓶车开得风驰电掣得,怕他摔下来,“你骑得慢点吧,这个车看起来不好控制。”“会骑自行车的,就会骑电瓶车,都一样,不会不好控制。”


 


王俊凯听见他那老旧的车发出的声音,问他自行车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吗,千玺嘿嘿假笑,不回答,问他,“你没骑过自行车啊?”王俊凯有点遗憾地摇头,千玺想也不想答应他教他练自行车。老桥段了,千玺骗他扶着扶着,其实放了手,王俊凯心里害怕,但是他又是那种不会说出口的人,左右摇晃三下后,哐当倒地。


 


千玺奔过去,看见他呆呆看着手掌上蹭掉的一大块皮,千玺把他搀起来,问他疼不疼,没想到他倒是笑笑,点点头又摇摇头。千玺问他,“到底怎么样,没事吧。”“我还是第一次摔得这么疼,还摔伤了。”千玺怔住,片刻大笑起来,王俊凯也跟着傻笑。千玺捧着他那只伤手,“恭喜王俊凯同学第一次受伤。”王俊凯脸红,因为他的话,又因为他捧着自己的手。


 


“过两天就可以庆祝你第一次学会驾驶代步工具了。”“过两天,你是不是去竞赛了。”千玺没想到他还记得,点点头,又听他说,“那你比赛回来,我们一起庆祝。”千玺想了想,“我要是拿到名次了,我们一起去我家对面的小饭馆吃饭吧。”


 


对他而言,还是那里承载着庆祝的意义。


 


等他回来,他们还真去了,小饭馆油腻腻的,千玺第一次在王俊凯面前因为这事有点窘迫,王俊凯倒是很大方,吃得很多。傍晚千玺骑电瓶车载着他回去,“王俊凯,我不收你的钱了,免费帮你怎么样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这段时间你帮了我很多,我很实在的,我帮你你帮我,钱就多余了。”风呼啸而过,声音被吹散,王俊凯在他身后大喊,“我没有帮你。”“你帮了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”千玺叫回去。


 


时间本是没有意义的东西,是人的行为赋予它意义。如若不是王俊凯,这一段时间是这样空虚无味,仅仅只是一个计量单位,是他给千玺的高三赋予了可以回忆的意义。


 


“谢谢你!”千玺大嚷,王俊凯听见也大嚷,“谢谢你!”他抬头看天,天光是赤红的,落日是金的,云分成几叠,由蓝变红,可以称之为壮观。


 


二学期上来的月考,王俊凯已经是可以正着数的名次了。千玺告诉他,高三是三个部分,第一学期是蛰伏期,那个时候考的好的之后未必好,那个时候差的最后也未必差,中间那个寒假是翻盘期,只要抓住这个时间好好利用,不松懈下来,大把可能上升,最后是冲刺,不管不顾地往前跑。


 


多校联考前,王俊凯比千玺还紧张,他临放学时送了他一块表,千玺看着问他,“这表不会很贵吧。”“不会,我挑的,性价比很高,明天背着教室坐,看不到钟。”千玺从脖颈摘下一个拿朱砂写得平安的小黄符,挂在王俊凯脖子上。


 


王俊凯想摘下来还他,他给拦下,“回礼回礼,这我妈给我求的,我不信这些,你知道的。如果我考上,能保送,我就全心陪你复习,要是我没能上,我也陪你复习。你有什么不懂的,就来问我,我一直在的。”说完,他拍了一下挂在王俊凯身上的符,“这就是我的小替身。”他挥挥手,王俊凯目送他远去。


 


他按着那道小符,似能感受到千玺身上余温,它正好悬在心口,他手下是怦然的心。王俊凯想过他喜欢的人,他自小缺少关怀,觉得喜欢上的人一定是全心全意喜欢自己的,结果人家还没喜欢上自己,他却已经全心全意地喜欢上他了。


 


这很好,他还是按着心口的符,笑着看看天,黑紫色的天,没有星星。但他看得开心,因为见星不是星,是见心里人。


 


天气又渐渐热回来,大家纷纷换上夏装,附中薄薄的汗衫,可以隐约看见女孩子的肩带和男孩子的胛骨,十七岁的少年少女坐在一团闷热的教室,为自己的未来拼搏。千玺终是保送了,但还是按时给王俊凯打视频,“如果每天看一篇左传,二十四史,语文那文言文怎么也要拿到十多分,保底。”王俊凯听见问他,“那我现在看还来的及吗?”“你现在哪有时间啊,我说高一的。”


 


王俊凯叹气,“马上就高考了,我有点害怕。”“怕什么,紧张的时候就深呼吸几下,抬头看看。”千玺支着下巴,“要不我骑电瓶车来接送你考试?”王俊凯眼睛都透着光,“真的吗,可以吗?”“当然行啦。”千玺这次总算露个全脸,腕上还戴着王俊凯送他的那块表。


 


等真考试那天,反倒是王俊凯食言了,他妈妈特意赶回来送他,他坐在打足冷气的车上发呆,“小凯,别紧张,考不上咱们就去国外读书啊。”他摸摸脖子上挂着的小符,“嗯,但是我想考上,我会考上的。”下了车,热而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,温差太大,他忍不住抖一下。


 


“王俊凯!”他回头看,千玺跨在电瓶车上,笑嘻嘻地看他,他急急跑过去,“你来了!”“我当然得来,客户要验收我的服务,我能不来嘛!”他笑了两声,问他,“两证拿了吗,笔带了几支,橡皮拿好没有。”“都拿好了,拿了四支!”千玺心想有点多啊,一边给他打气,“加油,王俊凯,你做得到。”“我…….我。”他支吾半天,没说出一句,千玺看时间催他快走,王俊凯趁机用力抱了他一下,抱完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 


少年气的一个拥抱,一星两点的汗味,六月太阳的热度,短发蹭过耳朵,不论多少年后想起,仍然新鲜热烈,扑腾跳跃。


 


连考三天,千玺也就来了三天。最后一科考完,学生如流都奔出去,三三两两结伴去附近的商厦吃饭唱歌。王俊凯谎称同学聚会,实则和千玺一起站在附中的小卖部,本来总是拥挤的小卖部,今天冷清许多,只有他们两个人站在门口吃棒冰。


 


即使站在屋檐阴影下,两个人还是汗流浃背,太阳太大,王俊凯抬头都睁不开眼,他伸手遮挡,眼帘上是手的阴影,光从指缝里淌下来,他觉得有意思,对千玺说,“像不像抓住太阳了。”千玺也伸手,展开手掌,“抓住太阳了。”说完都笑起来。


 


在这个夏季的末尾,你要抬头看看天,抓住太阳,抓住希望,抓住光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遥祝所有看文的高三同学有一个以后能够值得一提的夏天,感谢阅读。



评论

热度(86)

  1. 玺欢凯咔嚓咔嚓🦈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咋没有好好学习的觉悟呢,看的我想好好学习。
  2. Strawcherry咔嚓咔嚓🦈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洞中七日咔嚓咔嚓🦈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阿里七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