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5

两地书

咔嚓咔嚓:

千凯,越走越歪的金主,6000减一小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晚上七点,王俊凯去楼下取晚报和信。绿色邮箱窄窄的口里,报纸广告被塞地露出层层叠叠的角,他扔掉没用的广告,摸出一封信。棕色信封上写着他家地址,右下角贴着一颗小小的星,王俊凯大喜,等电梯时忍不出拆开来看。


 


开头说最近天气不好,总是阴着,空气里浑浊,怕是附近化工区的废气排出来。写信人说话很不直接,弯弯绕绕说了许多琐碎,才说到自己。他说昨天体育课摔了一跤,膝盖擦伤,回去没和家里说,被他妈发现,骂了一顿。他说母亲唠叨,说了他许久,他直把数学作业写完才停。


 


像是无话可说,又想对人倾诉,这事也和他母亲骂他一般,被他写得细碎且长。最后他问王俊凯和他父母好,署名千玺。王俊凯一遍信看下来,嘴角就一直弯着,连电梯按钮都没按,读完信还在一楼傻站。


 


他急忙回去,把报纸给他爸爸,顺便一带千玺问好的事。他爸爸正看股票,提了一嘴,“诶,你上次说要回信,回了没有。你知道怎么贴邮票吗?”“知道!”他拿着信跑回房间,他爸高喊,“外省的,买一块二的票!”


 


王俊凯认真回信,他也先说天气,说他们这几日,天天大晴天,又说期末快到,他觉得初中与高中学得差了好多,怕是考不上高分。这一念叨,平白叨出他许多学习上的苦水。附上一枚十分轻薄的金叶子样书签,他把书签包在信里,又牢牢粘了信封,仔细写上千玺收。


 


他们离得很远,信十天才到,千玺拆开的时候,天气已经转好。他掂着觉得信比往日重,故拆的小心。他拿着那片金叶子,台灯的光打下,在信纸上照出一片叶子的阴影。他把叶子放进课外阅读的书里,摊开纸写回信。先宽慰王俊凯读书的事,叫他千万不急,又说这两天天气冷,他也学不进。


 


想着信到他手里的时候应该要放假了,于是就祝他假期快乐。他也想送他一件东西,左右看看,自嘲一无所有,他所有看上去精致美好的物品几乎都来自于王俊凯。他们相识于这个学期初,学校安排的类似扶贫一般的通信交友活动,千玺一开始不愿参加。他是犟得不行,宁愿咬碎牙也不要别人拉一把。


 


“又没什么,人家又不过来,又不认识你,你用笔名不就是了!”千玺妈妈是纺织厂的,一月工资是最低水平。“我不要,人家白送的钱,我不要。”他背对着母亲写作业,话说的坚决。“都是小朋友,哪里就给你钱了。肯定是笔啊,橡皮这种学习用品的。”“我有,不要别人送。”“用完了,不要钱买?”千玺哑口无言,他们像是菜市场里为了一块五角,一把葱而争吵个不停的小贩。


 


千玺最终屈服了,他只写了名字的最后两个字,好像只要这样,他那薄的可怜的自尊还挡在他面前。第一次收到信,没有他想象的学习用品,只是一般的信。他打开,那信折了两折,里面两张一百块,他没用什么笔名,大大方方告诉他自己叫王俊凯。


 


他是天真而体贴的一个人,在第一次来信时,他说自己不知道送他什么好,想还是送钱最实用,又着急忙慌地补上自己并不是不花心思敷衍他,是实在不知道他喜欢什么。千玺看着那两张连号的新钞,一时之间琢磨不出自己的心情,是嫉妒还是感恩。


 


两百块对他不是小数,对这个同年级叫王俊凯的同学来说,却是可以轻松松给一个他不认识的小孩子,他做不到,回信十分艰难,他想把两百块再寄回去,又觉得这样太过矫情,但不送又不是他的作风,绞尽脑汁,最后给他寄去一本旧画集,全是他自己描画的动漫,完完全全只属于他自己的东西。


 


王俊凯家说实在地是炒股票发了财,虽说不上是一夜暴富,也不是日积月累下来的,他没有富家子那种骄横,反而真诚实在。他给千玺写信,老师说是可以拿出一部分零花钱来买一些学习上的东西,他在书店逛了半天,实在挑不出来,最后把这一整个月的零花钱全塞进去。他不聪明,没什么文学细胞,想不出好的笔名来,索性用了真名。他拿到千玺这个名字,顿时觉得对方真是高级,对那两百块更是忐忑。


 


他收到那本旧画集,在灯下一页页翻看,后来他妈妈也跟着看,嘴里一直赞叹,翻完拿指头刮王俊凯的小脸,“看看画得多好,你就知道看了,偶尔也画画呀。”那天,王俊凯本来也想给他画一张画寄回去,结果实在惨不忍睹,暗自下决心以后再努力,又抽出一张五十给他寄回去。


 


他在信里写道,自己愚笨,没有什么天赋,也没有什么审美,平时也就嘴馋,省下一笔零花钱,觉得给千玺才是将钱花到刀刃上。他又写,希望他们能成为好朋友,因为他妈妈说,近朱者赤。他把能用的俗话成语都用上,写得像是满分作文,直到最后极有温情地写上,天气转凉,你要多穿点衣服。


 


千玺接信,哭笑不得,他朋友不多,更没有王俊凯这样子的。他还是希望王俊凯不要再给他寄钱,也鼓励他觉得他并没有自己说得这么差。十月底秋风萧瑟,这个到处是工厂的城市依旧轰轰地运转着,他看向无边延伸的天空,问王俊凯他那里的城市云烟。


 


王俊凯为他捡了一片梧桐枯叶,夹在信间寄过去。他们这是吃螃蟹的时节,膏蟹肥美,他本想洗刷一个螃蟹壳给千玺寄过去,结果怎么刷都有腥味,只能作罢。紧接着的下个月,他便寄去那一叶金色书签。


 


一来二往间,他们真的成为了很好的朋友,可能是王俊凯多写烦恼,千玺也被他影响,那些本该下咽的委屈不满,全承在这一封书信,遥寄千里,说与一人听。他们竟都是很会安慰人的类型,千玺的劝慰有力量,他学习好,王俊凯又都是成绩上的事,他一说,王俊凯就宽心许多。那一边,王俊凯生性开朗乐观,看得开的很,光读信,千玺就想笑,他写前些日子下雪,自己出去看雪,跑得时候被隔壁邻居家的白狗绊了一跤,摔在狗身上了。


 


节后,王俊凯寄信过来,附上五百块,这是他压岁钱的一部分,他想用在最有意义的事上,“这是我们一起过得第一个新年,写信给你就是我觉得这一年里最有意义的事了!”他解释不清所谓意义,但觉得这事让他快乐。


 


千玺给他寄去一张明信片,“新年快乐,万望你如意。”万事顺利,吉祥如意。


 


王俊凯将这张明信片放在信的最上方,随着他新年后的来信,一点点垒上去,这张明信片就是他们相识的节点。


 


他们没有通过电话,也没有别的联系方式,只是写信,对对方的体型长相也一无所知,却觉得太过熟稔,像是一个班的同学,对门的邻居。


 


王俊凯就像一扇窗,千玺透过他的眼睛,去看他的生活。他并不是想象中的难以触及,反而是寻常且俏皮,让他在生活与读书的压力下尝到一点不是他的却独属于他的喜悦。他仍旧矜持,不常提因为穷困产生的烦扰。如同所有俗话里穷人家的孩子一样,他做一些王俊凯不可能做的事,烧饭,洗衣服,为了省电费,晚上十点半后一壶壶地烧水。


 


他从不向王俊凯提要求,但凡他寄钱过来,他总想尽办法拿最好的东西还他。独高二一次,他的复读机坏了,他妈妈不愿意再买,说是英语死读就好,又没口试。他知道,只要他说王俊凯一定会给他寄来,翻来覆去,那天的信写了整整两页,一页讲平常,一页讲复读机,不带任何感情,他没有怨怪也没有难过,只是问王俊凯愿不愿意帮助他,如同摔了一跤,伸手让朋友拉起来。


 


但他清楚,这里面不仅仅这样是拉一把这么轻松。


 


复读机对王俊凯来说有一点贵,但不是买不起,他正准备出门,他爸爸看见,问他去干吗。“我去买个复读机。”“家里不是有。”“我买了送给千玺。”他爸爸认识千玺,因他写信每每都问王俊凯家长好,王俊凯就会转达。


 


“这样啊,那我来买好了。”王俊凯觉得不好,最后父子俩各出一半钱。他们在放磁带的格子里塞了一张小小的便签,一面是王先生写得,“望学习进步。”一面是王俊凯写得,“要开心!”


 


千玺从邮局就抱着这个黑色的录音机,他回家坐在床上,觉得拥抱着世界上所有的珍宝,他一刹那间想把它永远存放起来,再不用一次。


 


他们之间的缘分并不深厚,交情也不算长久,未见过一次面,没通过一次话,千玺却无时无刻都希望他,永远平安喜乐,永远吉祥如意。


 


这一年盛夏,王俊凯寄信来,说自己去花鸟市场捞了一条鱼,黑色的金鱼,两眼凸出,他在信上写给这条鱼取名叫哆哆,其实他想养一条白色的小狗,叫哆哆。但是爸妈不让养,但家里有鱼缸,就去捞了条哆哆。


 


这两天,王俊凯爸妈去证券交易所了,怕他一个人在家,就带上他了。巨大的电子屏,红绿辉映看得人头疼。但是空调风大,他捧着保温桶,里面盛着早上烧好的酱排骨,呼哧呼哧地嚼。嚼完开始在保温瓶上垫着纸给千玺写信,写他眼下的情景。


 


 


他和一群叔叔阿姨坐在一块,也和他们一样埋头写着什么,空调风打在后颈,他偶尔抖一抖。最后写到,夏天太热了,你那也是吗?


季节交替,他们认识整三年,信有厚厚一沓。中考后,千玺家被划为工业区,要拆迁搬走,他父母为此斤斤计较半天,补贴下来的时候,他们着急忙慌地准备。等安定下来千玺再寄信,就没有回应了。


 


这是个对他们俩都兵荒马乱的毕业暑假,股市震荡,散户们大都损失惨重,血本无归。那段时间来常听见,有人死在证券所门口,王俊凯想起那个带给他一个凉爽暑假的地方,顿时不敢再想。


 


他害怕家里也发生什么,黏着他爸妈不放,幸好家里钱赔光,还欠了一点债,王家夫妻两个人,天生的好性,虽不是笑笑就能过去的坎,始终他们撑过去了。房子卖了,王俊凯依依不舍地向哆哆告别,幸好不是养得小狗,否则他可能哭死过去。他笑笑,拍拍哆哆的缸,和它拜拜。


 


他给千玺写这些事,却正好挨上他拆迁的当口,信没能送到。他想打个电话,却不知道号码,班主任换了几茬,最开始的那位怕是早就调走了。


 


忽而,他在这年夏天知道了杳无音信的意义。


 


王俊凯有个阿迪达斯的包,高三时爸妈给他买的,当时人人艳羡,没想到命运波折,这个阿迪达斯他一背背到大三,居然一直没坏,果然贵有贵的好处。他后来也不舍得扔,就用作放杂物。所以每当他听到,“你的背包,背到现在还没烂。”,他就会想这一定是个阿迪达斯。


 


咖啡厅里正好放着这首歌,他当笑话和同事讲起来,然后继续赶合同。他商务英语专业,进这个公司还是靠他爸爸以前认识的同事,如今天天翻译各种合同,忙得累死累活。这两天派下来一个新老板,姓易,更是一丝不苟,有一点差错就要被打回来。


 


月末总结,王俊凯负责放映,和主管一块去大会议室作报告。新老板坐在主位,西装挺括,看着很年轻,不爱笑。解说过程中,他偶尔提问,或戳到痛处,让人措手不及,他们主管一背的汗。开完会后,他似是还在想刚刚的问题没站起身,一干人也都不敢走。


 


“嗯,详细再做一版,我下礼拜再听。”他刚站起来,瞟到市场主管旁边站着个年轻人,实在是白,他本不在意,却看到他胸牌上写着王俊凯。“王俊凯?”他念出声,一边的年轻人慌张上前,“是我,您好。”“是本市人?”王俊凯看他一眼,他还是板着脸,看不出喜怒,“是,家就在附近。”“高中呢?读的哪里?”“附中。”


 


他嗯了一声,就像是随意关心下属的领导,推门走了。他们主管拍拍他的肩,“诶呦,这年头的年轻人气势怎么这么大。”王俊凯摇摇头,理起桌上的文件。


 


两星期后接到调任,升到总助办公室,但若按新老板的严厉个性,在总助工作也说不清是福是祸,他们部门给他办了一个小小的欢送会,期间说了不少新老板坏话。说是不如之前那个老外,老外还给他们放圣诞假,不管不顾地胡说一通。


 


他第二天上班就不免忐忑,总助的主管先带他进办公室,新老板看了他一眼,“王俊凯,是吧?”“嗯。您好。”他微微弯腰,新老板微笑着看他,“虽然你升了职,但是不要轻看总助这份工作,我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努力。”王俊凯点头,“我会的。谢谢易总提携。”“你知道我名字?”王俊凯其实不知道他全名,只知道姓易,但这种时候,他只能点头。新老板复低头工作,摆手让他出去。


 


总管给他一平板,告诉他这几天的工作,“我们负责易总所有的行程工作,但每个人负责不同的部分,这一块是最近的工作,你要跟上。”他鼓励鼓励这个被突然拔上来的员工,“总助的活不轻松,老板的工作时间很灵活,有时候会到凌晨,你也知道这位对工作非常认真严肃,希望你可以尽量随叫随到。没事,年轻人,就当历练。”


 


王俊凯抱着平板点头,工作一下子压下来,忙得焦头烂额。一段时间以来,他充分感受到这位总上司的工作态度,却觉得他没有传闻中那样严厉。他偶尔会笑,嘴角小小的一个涡,显得亲切。


 


千玺是看到他才笑得,他却不知道。那么多时间过去,他第一次站在自己面前,真切的,立体的,可触碰的,千玺也不是第一眼就认出来,只是听见这个名字好奇地查了一下,看见他履历,问了人力资源的人才确定。那个送给过他这么多宝藏的少年,在他缺席的日子里,仍旧乐观地成长。


 


他不知道王俊凯是否还记得自己,也不知道什么时机告诉他才最恰当,他怀揣着最珍贵的回忆,害怕得不到回应。


 


王俊凯跟的这个合并案接近尾声,大家都商议庆祝一下,说是吃火锅还是烧烤。王俊凯听见问去哪里吃,同事回答他去易总家里吃。他是新来的不清楚,他们大案子成了,基本都去老板家庆祝,“啊,小王,你是新来的,我们以前在另外一个分公司的时候,都是去老板家庆祝。你不对离自己最近的有钱人生活感兴趣吗?”


 


本来没什么兴趣,同事这么一说,他突然就想去看看。


 


他们都是和千玺共事很长时间了,不免放松,就王俊凯拘谨得很,也不敢瞎瞟。开门有一只白色小狗跑出来朝他们叫,有女同事蹲下摸摸它的头,王俊凯也很想加入,但插不上手。他们都喊它,“哆哆,你也跟着老板搬家啦!”王俊凯挪过去问,“它叫哆哆啊。”


 


他想起以前他想养一条叫哆哆的白色小狗来,于是很慈爱地拍拍哆哆的背脊,哆哆在地上打滚,他就摸摸它的肚子。千玺走过来,他没注意,还是握着哆哆的两爪,和它跳一跳。“它挺喜欢你的。”千玺开口,王俊凯一下站起来,挠头,“我比较喜欢小狗。”他看千玺笑着,就又多说了几句,“我以前也想养条小狗,然后管它叫哆哆。”“我知道。”


 


他没反应过来,千玺已经走开,王俊凯当自己听错了。


 


一伙人喝酒喝到半夜,王俊凯不太会喝,能躲就躲,千玺安排他坐在自己身边,才挡掉一波。自然没人敢哄千玺喝,他自己一杯红酒呡半天,不知滋味。最后都是他找的代驾,一个个把人送走,王俊凯有点醉,抱着哆哆,小声和它讲话。


 


千玺本来想问他要不要给他打车回家,看着他抱着哆哆,话出口变了样,“醉了吗,没醉我带你去看看我养的鱼。”王俊凯乖乖点头,就抱着哆哆一块去了,里面十几条墨燕,摇摇摆摆。


 


他不知为何,脱口而出,“我以前养得鱼不是这样的。”“我又不知道,到底是什么样的。”王俊凯看他,他侧脸映着水光,看着温柔。“您,好像知道很多事。”王俊凯放下哆哆,靠在鱼缸上看千玺。


 


“算不上很多,只知道高中三年,你数学不好,很喜欢吃零食,把钱都花在这上面。还喜欢看漫画,但是自己画得不好。暑假去证券所蹭空调,在那里写作业,把想写的词写成你爸念叨的股票名字。”王俊凯看他,说不清道不明心里的感情,颤着回答,“我只和一个人说过这些事。他给我送过自己画得画,写得字,每年新年的明信片。我每年都期待,可是有一年突然没了联系,但我还是每年都期待。”


 


他突然说不下去,空气里只剩鱼缸里噗噜噗噜注射氧气的声音。千玺转身回房,王俊凯无力地蹲在地上,眼前是一叠明信片,从他十八岁到现在,总共十二张,每一张都端正写着,王俊凯,来年万望你如意。


 


千玺替他抹眼泪,王俊凯抬头努力微笑,千玺把他抱在怀里,低声对他说。


 


“不论你在与不在,万望你如意。”


 


这一年夏天,他明白久别重逢的意义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感谢阅读, @长乐 走得这么歪,是我的业务能力问题,我会努力哒。

评论

热度(66)

  1. 阔耐的啊咔嚓咔嚓🦈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fiveandseven咔嚓咔嚓🦈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二十六咔嚓咔嚓🦈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结对做笔友,啊小清新的温柔~
  4. Strawcherry咔嚓咔嚓🦈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