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5

请你保佑他

诶呀,是美容整形

海底生物:

ok,速打,警察x医生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近来风沙很大,王俊凯怀疑很快他们这也和北边似的,每年几天里都飞沙走石,把人都摩糙。他一进医院就嘟嘟囔囔地洗脸再换衣服,前台护士看他来了,知道这人的德行,也没敢直接叫号,等他一通电话打来,这普外的门诊才开始运转。


 


但凡在附院有一定工作经历的都知道,院里再没有比他更事多矫情的,一副精致脸蛋,生活习惯也是磨人一样仔细。他们一楼的护士打赌说他四十岁前结不了婚,结了也得离,或许有人一时被他温文外表所骗,终究要在那烦人讨厌的语气习惯和他一刀两断,最好永远不见,甚至以后看见这种类型的男人都要抖上三抖。


 


不少被他骂过的小护士都拊掌大笑,再被他说教时,就将这段话翻来覆去地在心里过一遍,怨气也散了很多。王俊凯当然不知道他们私底下这样妄论他,每天还是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南方普通话直来直往地为难别人。


 


“你今朝真是了不得,人也不在,还要我亲自出去到前台开证明。”这事本来归前台管,他让病人去签个证明,结果人也不在,内线还一个劲响,他压着气给人弄完,逮着实习护士一通教训。中午出去吃饭,风吹的他感觉吃了一嘴沙子,又拨电话给让他代班的医生,啰嗦抱怨了半个小时。


 


千玺候在门诊外,他爸爸上个月在浴室跌跤,折了左手,今天来复诊。老头很刚强,去哪儿都不用人帮,怎么说都不听。他只好坐在冰冰冷的合金椅子上,看着他爸横着一只手去厕所。


 


正无聊等着叫号,前面科室闹哄哄的,他走近一瞧,一壮年男子正满脸涨红地去揪里面那个东躲西藏的白大褂。


 


王俊凯不知撞了什么邪,从医多年还没遇过医闹。真是有人蛮不讲理,不听医嘱忌口,复发还怪医生。他算态度温和了,不过讲了他两句,他倒冲上来拼命。


 


“大哥,你三高,当心点身子吧,再这样下去,血压飙高,脑梗了啊。”那大哥一个平沙落雁式手刀过来,“你丫还敢咒我!”王俊凯急急后退一步,没想到踩着掉在地上的病历卡,一个前仰,撞那大哥手上。


 


他一时觉得鼻子都歪了,哀嚎了一声,那大哥也没想到,僵在那儿了。忽有人抓住他的膀子往后一折,又狠踢了他腿窝一记,他顿时单膝跪下。千玺职业病地去掏手铐,才发现自己今天没出勤。


 


他刚想问那个医生怎么样,就见王俊凯捂着脸站起来,“靠,我的鼻子啊,老子天生就挺的高鼻梁。”他压根不理会千玺,拨开层层看热闹人群,就往十楼美容整形科跑。本来还等电梯的,结果人太多,他一口气跑了七楼,抓着小护士就问,“你们科姓荆的今天当班吗?”


 


他还不愿意把手从鼻子上拿下,老觉得已经被打歪了,模模糊糊地想是不是还要去骨科挂个号。那小护士被他吓坏,磕巴地说,“来是来了,但他今天不上班。”王俊凯听完就往里面休息室冲,那位姓荆的医生正把脚搁在对面椅子上,放着戏曲广播,闭着眼哼哼唧唧地跟唱“悲我云霞何不幸,家遭颠沛逐飘萍。”


 


王俊凯把椅子一拉,他脚就啪嗒落下,荆平猛地起身,一看是他,又只好坐下撇嘴问,“干嘛。”他还是捂着脸,闷声说,“你帮我看看,我鼻子是不是歪掉了。”“歪掉了,你磕在哪里了?”荆平戴上手套,看着总算有几分正经,王俊凯才把口罩摘了,“刚刚被人打了。”


 


因为靠的近,王俊凯清楚看见他眼角皱纹叠起,荆平哈哈大笑,“谁啊,这么倒霉,敢打你,自我超度吧。”王俊凯板着脸不说话,荆平吞下剩下的调侃,帮他看起鼻子,“没什么,你放心吧,没歪,有点擦伤。”


 


他摘下手套,王俊凯还是一动不动,像是想事情,一会他开口问,“荆平,你认识什么律师吗?最好是民事诉讼的类型。”“你不会想去告别人吧。医闹这种,咱们可不一定占便宜。”荆平转着眼睛看他,“那什么,你哥不就是律师吗?”“也是,我问问他。”他又戴回口罩,气急攻心,发好几条微信给他大哥,问打人拘留几天。


 


等回去群众都散了,只有个人站在他们科室门口,看他来了问,“你还好吧?”他比王俊凯高半个头,麦色皮肤,肩宽腰窄看着精瘦,一笑一口白牙,唇边有一个涡。王俊凯下意识去摸鼻子,问他,“你是?”“哦,我是警察,叫易烊千玺,今天来医院看病,恰好碰上刚刚的事。我看你挺急的,没什么事吧。”王俊凯这才对他有点印象,估计刚刚太过着急,只是瞥见千玺一眼,“哦,谢谢,我没什么事。”


 


千玺粲然一笑,呼出一口气,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说完准备给他家老头配药,王俊凯看着他背影略想了想,开口问他,“那个,易警官,刚刚那个人呢,是不是送到派出所了。”千玺回头,“没有吧,我今天不出勤,教育他几句,就把他交给你们医院保安了。”王俊凯又问,“那,我可以告他吗。故意伤害之类的。”


 


“嗯,这个还构不成故意伤害的,这种一般私下和解比较多。”千玺没想到他那么执着,“他肯定不对,刚刚他平静下来,也承认错误了。说是自己脾气太急,他应该会来道歉的。”“也就是嘴上说说。哼,也不晓得以后会不会再一着急,真的就故意伤人了。”王俊凯环手冷笑,他这么斤斤计较一个人,今天一天都倒霉透顶。


 


千玺看他面色不好,上前摊开手,里面一块奶糖,王俊凯抬头看他,他笑笑,“吃点甜的,心情就好了。”同事的结婚喜糖,他本准备送给父母老房子隔壁的邻居小孩,现在拿来哄一个三十多岁的医生,王俊凯上下打量他,千玺还是笑嘻嘻摊着手,他也就神使鬼差地收下了。


 


不得不说,这人笑起来,是绝无可能让别人觉得他是个警察,倒很像是老师,有一种温柔的,照顾人的感觉。


 


王俊凯嚼着那块奶糖,心情也没好多少,他大哥回了微信问他怎么了,他想想,嘴巴里一股甜味,回了,“没什么,白问问。”


 


千玺把固执坚强的老父亲送回家,铁门哐啷一响,隔壁的老夫妻开门出来,“小易,你爸爸怎么样啊,医院人多不多啊?”千玺还没说话,他爸爸就摆那只没伤着的手,“一早去排队的,现在才回来。”


 


老夫妇刚上小学的小孙子窜出来,绑着歪斜的红领巾,喊千玺叔叔。千玺单手把他抱起来,他乐不可支地晃,千玺拿出剩下的糖给他,他丢了两颗在嘴巴里,“喔喔,牛奶味。”千玺被他逗乐,忽想起也送了糖的那个医生,想他被人打到鼻子后慌张失措的样子,虽然很不道德,但还是很好笑,他这样回忆,记起他一双眼睛,明亮下垂,极有神采,冷笑时微挑起来。


 


听他说话声,大概是南方本地人,南边口音,如水一般,起起伏伏,生气时也像嗔怪。千玺在这生长起来的,也会说几句,但祖籍北边,父辈都是北方人,天生血里有一股砂石堆建的硬气爽朗。


 


就算他说着诶呦,喏,别人也觉得不像。他爸爸斜眼看他抱着小孩,“人家和你一样年纪,孩子都上小学了。”他尴尬地笑,假装没听见,问怀里的红领巾,“糖好不好吃。”正是被家里念叨老大不小的岁数,每次都僵硬地顾左右而言他,他对结婚也没抵触情绪,只是职业原因,没办法给人应有关怀,有时候蹲点一蹲就是四五天,根本不能联系,他有一任女朋友甚至以为他跑路了,闹到家里来。


 


千玺事后想想光谈恋爱,都让人这样没有安全感,何谈婚姻。人家能忍一年两年,一辈子未必可以,与其日后渐渐冷淡,还不如不祸害别人。能找到愿意喜欢,愿意一心悬在他身上,愿意提心吊胆等候他回家的人,实在难得。


 


王俊凯因为顶了一天班,又发生那种事,他同事心里愧疚,也帮他代一天。好歹有了两天假,他哪儿都不想去,天天在家躺着睡觉,看电视。没成想,楼上邻居连天施工装修,他平时不在家不知道,这两天被闹的睡不安稳。


 


他哪是好脾气的人,出了门在外面一看,他们还把阳台外面一堵墙给打通,怪不得吵得很。他拍了照,录了音,把事捅到居委会去,居委会大妈看到他就烦,最高一个月往意见箱里投了十一封信,长篇大论就差字字泣血。


 


他人刚到,就有阿姨倒水给他,问,“小王,这次又是怎么了?”他拿出手机,颇失望地摇摇头,“阿姨,你也知道我一个医务工作者很缺觉的,一台手术很花力气的。他们这样装修,事先也不来征求我的意见,我这两天刚刚休息,一闭眼就是嗡嗡嗡,我都不知道明天手还拿不拿的起刀。”阿姨刚翕动着嘴要说些什么,他趁势叹气,又作正义使者样,“您晓得伐,他们还违章搭建啊,这个房屋结构是他们好瞎动的。”


 


其实这家人早已上下打点好,他们也不是小区里第一户打穿阳台的,偏偏那时候王俊凯连班,没找着他人,现在被他反咬一口。王俊凯气势汹汹找上门,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,他却一点和颜悦色也无,上来就要他们停工。


 


居委会与楼上住户与他斡旋半天,才敲定了他在的时候不动工,希望违章的事他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他好像很为难的样子,侵略者面对卖国条约,还不痛快,一定要皱紧眉头答应。回去没听见楼上动静,他也不管别人背后说他,开了香槟庆祝,安安稳稳睡了一觉。


 


管什么对错,什么眼光,他只要自己如意。


 


他去上班当天,附院又出大事,他又见到千玺,这次他穿着黑蓝色制服,帽檐处一圈银色,系着腰带,更显得他背脊宽阔,腰身细窄,身姿飒沓。王俊凯在人群里看了他半天,饶是他这样挑剔的人,也说不出这个人身材的缺处。


 


他转过头,竟一眼看见王俊凯,遥遥朝他笑了一下,又快步走近。露出他那招牌式笑容,“诶,王大夫,你好啊。”王俊凯带他去休息室,边走边问他来附院干嘛,千玺说之前就有人报案在附院被偷了东西,他们侦查后发现几起都是一种作案手法,并案后一直有同事在这蹲点,今天来抓人,现在正要回去。


 


王俊凯听完点头,怕干坐着尴尬,眼前有个中午饭领的苹果,他就洗洗给千玺削了。千玺也不打扰他削苹果,王俊凯坐在窗台下,窗外一棵老树,阳光透过窗格,他脸上一片阴翳。静谧无声,只有刀刃划过苹果时的沙沙,他手指纤长,皮肤白皙,手上青色静脉清晰可见。


 


千玺不禁联想他在手术台上的样子,一脸冷静地用这样好看的一双手,剖开别人血肉。不知是不是想到这里,他心动地厉害,隔着警服抚上左胸数脉搏,那双手拿着苹果递到他面前,他用软软的南方腔调说,“快吃,不然氧化额。”千玺接过,没两下吃完,王俊凯就坐在旁边写报告。


 


传呼响了两下,千玺拿着果核,匆匆和他道别,王俊凯嗯了一声,他竟一路就拿着果核上了警车,直到押犯人才发现。


 


月中王俊凯回父母家吃饭,他家五口人,他底下还一个妹妹。家里有企业,但谁都不要,他有时候听别人说他怪,觉得是家族遗传。他母亲好好一个外科医生,读过博士,到现在开始吃斋念佛,二楼有个她专门念经的房间,每天念一小时谁也不见。他大哥家中长子,是他爸爸前妻的儿子,他父亲培养他做继承人,他自己跑去与人合伙做律师。


 


耳边他小妹回答,“这两天没有演出,就在家里写曲子。”她文静过头,耳洞却打了五六个,发色是暗红。王俊凯从没看过她演出,地下摇滚乐团,吵闹地不行。幸好家里还算和睦,彼此尊敬。


 


吃完饭,他妈喊他上楼,用一句最不恰当也最恰当的话,他母亲是个如同周繁漪一样的女人,无论外貌性格。“你这两天在做什么?”她例行公事一般问他,他也机械回答,“就工作,没别的。倒是最近附院不太平,老有事。”“什么事?”“就之前手术出了意外,家属不是告上去了。这两天吧,还抓了个贼,闹得沸沸扬扬。”他妈妈听了,说一句,“你不沾惹就好。”


 


他们讲完话,她就去那间佛室,王俊凯临走前问她,“妈,这有用吗?”他母亲回答,“心诚则灵。”


 


他相信自然科学,不吃这一套。


 


回去上班,千玺快递了一整箱红富士来,王俊凯捧着盒子哭笑不得。按着快递留的电话打过去,千玺正好没有出勤,王俊凯问他干嘛送苹果来。他回答,“你上次不是送我来着,这是回礼。”他尾音升调,王俊凯脑海里自然就浮现他咧着嘴笑的样子,他也无奈地笑出声,“警官,医务人员不受贿。”千玺叫,“这怎么是贿赂,你就当是朋友给你的。”“你是我朋友?”王俊凯反问他,拿出一只红苹果反复摩挲,那端安静几秒,“你说是,就是了。”王俊凯没回答,只说,“我会好好吃的。”


 


当天他心情大好,百年一遇地笑脸相迎,还给跟他的实习护士分了苹果。小护士拿着苹果回去,“不得了,我们王医生大概是恋爱了。今天朝我一直笑。他笑起来,还真的是好看。”眼角略翘,眼眸晶莹,笑里含春,芳菲盛。


 


千玺来找他的次数变多,他们都是忙人,一起吃顿午饭已经算好。最久一次还是意外,他们凌晨扫黄,期间有个人从二楼跳下去,千玺连忙送他来急救。他蹲点多时,很是疲惫,在医院走廊上闭着眼眯瞪一会,旁边人敲敲他,他睁眼是王俊凯。他递过来一个剥开的橘子,“吃点,清醒清醒。”橘子很酸,酸的让人皱眉的程度,他却还是傻乐。


 


王俊凯吃了一瓣要扔,千玺拿过来吃完。他拿帽子扣着脸,对王俊凯说要眯一下,十分钟后叫他。他只露出一个下巴,王俊凯盯了许久,看他刚长出的青色胡渣,分明的下颌线,一点点绵延到耳朵。


 


王俊凯掏出手机,偷偷照了一张,拍完没事人一样敲醒他,说十分钟到了。他回去后有事没事看一眼这照片,放大了缩小了,回老房子吃饭无聊了,也掏出来看一看。他小妹梓薇看见他魂不守舍看手机,问他,“二哥,你看什么呢?”


 


王俊凯按熄屏幕,“没什么。”梓薇又问,“你喜欢的人。”他吃惊,“你怎会往那里想。”“因为你最近时常笑,不过他应该挺特别的,放在以前,你才不会遮遮掩掩,肯定要拿出来评头论足一番。”她便最讨厌他这样,不尊重女性,有了女朋友就拿了照片,像物品一样,一会说这个眼睛长得好,一会说那个身材好。


 


“那这次这个,哪里好,哪里吸引你?”“哪里都好。”梓薇笑笑,“果然是喜欢的人,我没说错。”被小姑娘套路的滋味不好受,王俊凯索性不吃了,拉开椅子就走。他向来这样,脾气坏。


 


最近他们区派出所打四黑除四害的任务刚过,千玺难得有两天连休时间,正准备问王俊凯有没有空。他的电话先打来,着急忙慌地问他有没有时间赶到这边酒吧街,他开车去了,那边正打架,王俊凯护着个女孩子站在一边,千玺出来带着证,喊了一声都别动,警察。


 


能跑的都跑了,就只剩下两个打得纠缠的人。看着都不大二十来岁,刚刚已经耗尽力气,被千玺一手制服。王俊凯走过来,“不好意思,麻烦你了。”说着那个女孩也走过来,说,“不好意思。”刚刚没能细看,她和王俊凯长得很像,千玺问,“你妹妹?”王俊凯看她一眼,“爱惹麻烦的妹妹。”


 


到头来还得一起去派出所,王俊凯载着梓薇,骂了她半天,怪她惹事。她全盘答应,连连认错,小心翼翼开口问,“就是这个人?”王俊凯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人?”“你喜欢的那个,原来是他,是个警察。”王俊凯就不明白她到底怎么看出来的,踩了刹车,“不是。”“分明是,他下车,你眼睛都亮了。”王俊凯不搭理她,继续开,从反光镜里看一眼自己,哪里就亮了。


 


事情弄完,梓薇很不识相地留下一起吃饭,她话不多,凡开口都是说王俊凯。缺点优点,一五一十如实相告,说他脾气大,毛病多,吃番茄要剥皮。千玺听见笑问他是真是假,王俊凯恨看梓薇一眼,吞吞吐吐说,“那番茄皮厚,我吃了喉咙痛。煮烂了,我也吃的啊。”他说完瞄一眼千玺,哪有以前心比天高,自私自利的样子。看他说没事,才放心下来,暗里掐一把告状的小妹。


 


吃完饭千玺问他明天是否还有空,要不要去看电影,他算了时间答应下来。再不好意思占他休息时间,拉着妹妹回家。梓薇说,“他人真好,和你一起太可惜。”王俊凯又是一顿教训,梓薇忙转话题,“我见妈时常去寺里求平安福,千玺哥哥工作不安全,你也给他求一个。”王俊凯听在心里,嘴上还是说,“我才不信这个。”


 


手机铃响,千玺说明天恐怕有临时任务要消失个几天,向他道歉。王俊凯除了叫他当心,一点脾气都没有,挂了电话,屏幕上是他的脸,熄灭他又点亮。


 


他看着远方的天空,心里讲,佛祖,我刚刚是胡说,我很信你的,一定一定。


 


请你保佑他。



评论

热度(433)